岳母韓國

今朝無限思,云樹繞湓城。 所幸楊澤也不是一個太糾結享受的人,現在他的生活也過得去,吃飽喝足,倒也滋潤,只要能夠讓他好好地活下去就滿足了。   偏偏在這個世界,危機太多,想要混吃等死太難了。   一個月前他剛剛到這里的時候,突然就被一個刺客襲擊,若不是老謝及時趕到,差點他就要完蛋了。   也是因此激發出了他心中的狠厲,必須要努力修煉了,天賦都已經那么一般了,再不努力修煉,哪天突然死了都不知道。   抬頭看著即將消失的夕陽,楊澤從蒲團中站了起來,快步走回了自己的屋子,點起了一盞燭火。   火光照亮了房間,楊澤的手上多出了一本小冊子,上面寫著三個字,海心訣。   這海心訣可不是一般的東西,這是一門內功心法,也是他們楊家僅有的一門內功心法。   當世武道興盛,也因此衍生出了眾多的武學功法,只有修煉了武學功法,才可以成為一名武者。   而武學功法中分為功法和武學,功法就是內功心法,只有修煉內功心法才可以提升境界,而武學就是招式手段,對敵之技。   武學功法都是極為珍貴的,他們楊家在這漁陽城中已經算是排的上號的家族了,功法也僅僅只有一本海心訣而已,而海心訣在所有的功法中,也只是很普通的那種而已。   但就是這一本海心訣奠定了楊家的地位,在這漁陽城中,還有很多勢力,他們根本就連功法都接觸不到。   楊家中對于功法的把控是極為嚴格的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接觸到海心訣的,也就他們這幾個公子爺才可以什么都不做才能夠無償得到海心訣。   不過他手上的海心訣也不是完整的,只有前三層罷了,只有等到他的功力境界提升上去了,才可以得到更高層次的功法。   海心訣共有六層,但是他們楊家掌握的只有五層,第六層,據說楊家的先祖就沒有得到過。   而就算是五層的海心訣,現在整個楊家中,也只有他父親修煉到了,其余人修煉到最高境界的,也不過才到第四層。 老謝走了,楊澤并沒有問太多事情,自己活了兩世,有些事情知道個大概,也就能夠猜出來了。   楊德一,此人和他不對付,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。   這個楊德一是楊家一位長老的孫子,年紀和楊澤相仿,但因為是楊家旁系,所以在楊家中能夠得到的資源比起楊澤就少多了。   但其天賦卻是比楊澤好,用著比楊澤少的資源,同樣是修煉海心訣,卻是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將海心訣第一層修煉到頂峰了,只差一步,便可以練出真氣,將海心訣第二層練成,踏入引氣境。   同時這楊德一還主動去抱住了楊澤的大哥,楊海的大腿。   平日里為了討好楊海,可是費盡了心思,知道楊海不喜楊澤,更是沒有少針對楊澤。   所以楊澤才會一聽到家族中有對自己不好的言語,一下子便猜出是這人了。   不過這次的事情聽來倒是不小,那打理楊家的產業,看似是重用他,實際上是將他調離了楊家的核心圈子。   他們幾個兄弟年紀還不是很大,若是在這個時候被調離楊家的核心圈子,那在家族中的聲望就會因此降低不少,未來恐怕再難掌握家族大權。   “不對,父親平日里雖然不重視我,但也應該不會做出這種事情,他也不可能現在就扶持大哥上位,這背后,恐怕有人在作祟!”楊澤喃喃自語道,心中一個個面孔已經是快速瀏覽過去了。   “楊德一的爺爺!” 他很快就確定了,楊海有多么受寵,這在楊家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,因此有不少人早就和楊海結交了。   而楊德一的爺爺身為楊家長老,雖然沒有必要去結交一個未來可能成為家主的人,但這并不妨礙他幫自己的孫子一把。   若是他跟楊元震說一些話,以他的地位是能夠影響到楊元震的,更能夠將這個人情算在自己的孫子頭上。   “這倒是個不小的麻煩,不過看來這些人要將我調出去,應該就是因為我功力尚淺的原因了,等我的實力有進展后,應該能夠阻止這件事情。   幸好我現在有了黑石,再進入一次黑石,我的海心訣就能夠突破到第二層了,再找個機會展現一下我的實力,我現在還不能夠離開家族!”   楊澤不想出去打理產業倒不是他想要那家主的位置,而是現在楊家的待遇太好了,凡事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。   若是離開了莊園,在外要打理那么多的產業,修煉時間必不可免會減少,同時他也明白外界似乎不是那么太平,沒了楊家這把傘,生活肯定會不如現在。   想著這件事情,黑石再度被楊澤取了出來。   四分之一巴掌大的黑色石頭躺在楊澤的左手掌心中,他的目光集中落在了黑石上。   就在此時,黑色石頭表面好似有無窮黑光迸發出來了一般,交織扭曲在了一起,涌入了楊澤的腦海當中。   楊澤還沒有反應過來,只覺得一陣眩暈從自己的腦海深處猛然沖了出來,緊接著當他意識恢復的時候,他居然出現在了一處漆黑的空間中。   這一切發生不過是瞬息之間的事情,楊澤的意識,就被那塊黑色的石頭卷到了另外一個地方。   看著黑漆漆仿若沒有邊界的空間,即便是之前已經看見過好幾次了,楊澤的心中還是難免會有波動,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力量,才能夠造出這黑石。   就在楊澤出現在這里之后過了數息的時間,漆黑的空間中有道灰光閃了一下,一道灰色身影陡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。   這道灰色身影的樣貌赫然和楊澤一模一樣,只是這灰色身影渾身沒有任何靈動的感覺,猶如死物一般。   第一次見到這灰色身影出現的時候楊澤是有被嚇到的,不過現在他已經知道這灰色身影是干什么的了。   只見到這灰色身影的身體內部突然有個光點冒了出來,這一點白光冒出之后,灰色身影直接盤膝坐了下來。   灰色身影的內部有一道細長的光線,從那光點中釋放了出來,沿著灰色身影內部游走了起來。 點擊查看岳母韓國

楊澤入老僧入定一般,只顧著修煉,終于在某一個時刻,那一縷真氣定格在了他的體內。   也就在此時,他對面的灰色身影體內那條細長光線換了個路徑游走了一遍。   一遍之后,灰色身影身上一道白光飛出,沖入了楊澤的體內,楊澤的身體一震,身上的氣勢一漲,他突破了!   與此同時楊澤的腦海中浮現出了一行行文字,那正是海心訣第二層的修煉方法,可比起小冊子中記載的,卻是詳細了許多。   還來不及高興,楊澤剛一睜開雙眼,他的意識模糊,眼前天旋地轉,空間在他眼前消失不見。   別院中的楊澤猛然睜開雙眼,身上的氣勢跟著一漲,體內多出了一縷真氣。   “成功了,我成功了!”突破后的楊澤激動的臉都紅了。   黑石果然能夠反哺自身,在神秘空間中修煉不僅事半功倍,同時那灰色身影更是用黑石的力量幫助自己成功突破,讓他明白了什么叫做外掛的感覺。   “絕對不能夠透露出去,這東西,就是我最大的秘密!”   楊澤心中想到,他把黑石收了起來,他所修煉的完美版海心訣也不能夠傳出去,否則的話他將大禍臨頭!   緩過心情的楊澤看著那些已經涼的了飯菜抓起來就是狂吃,修煉是很消耗體力的,必須要盡快補充上才行,就連那調制的人參,也被他很干脆吃了下去。   才吃飽,楊澤胸口的黑色忽然一熱,接著楊澤就感覺到體內的東西有一部分被快速消化掉了。   而在此時一股熱流自他腹中憑空出現,擴散至四肢百骸,滋養著他的身體。   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升起,楊澤只覺得自己渾身都舒服了許多,就連境界都鞏固了不少,剛剛突破的那種虛浮感和過度修煉的疲憊感,也是消失了大半。   有外掛的感覺真好,給我時間,楊家將再也沒有人可以威脅到我,到了那時,或許我就可以在漁陽城中闖出一份屬于我自己的基業了。   這個時代并不太平,只有自己強大才是真的強大,若是可以,楊澤絕不想讓自己的命運落在其他人的手里!   但很顯然自己現在考慮這些還太遙遠了,他去梳洗了一番,就躺下去睡覺了。 楊澤愣了一下,父親今天葫蘆里面賣的是什么藥他是真的看不懂了,在他的記憶中,從來就沒有見到過楊元震這個樣子。   見到楊澤沒有反應,楊元震的眼神閃爍了一下,說道:“怎么了,嚴父就不能對自己孩子好點嗎?”   “沒有沒有,只是心中的疑問太多了,不知道要從哪里開始問?!睏顫蛇B忙解釋道,還做出了一副思考的模樣。   沉默了一下,楊元震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為父就跟你說下海心訣吧,畢竟練武以內功心法為基礎,海心訣又是我楊家的不傳之秘,你不懂的地方盡管問?!?   楊澤的目光一閃,道:“父親,我想請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給我看下?!?   他這話一說出來,楊元震的目光頓時就多了一分不一樣的色彩,楊澤沒有回避楊元震的目光,迎了上去。 “好,我就給你演示一遍完整的海心訣?!?   沒有拒絕,楊元震盤膝坐在了房間中的蒲團上面,開始運功,他身上的氣息也因此開始波動了起來,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氣勢漸漸地變強起來。   楊澤往后退了幾步出去,目不轉睛地盯著正在運功的楊元震,只是十多息的時間,他的眼眸深處就出現了一絲喜色。   盡管以他的眼力無法完全看透楊元震,但他根據他觀察黑石中灰色身影的這些時日以來,楊元震在海心訣的造詣上,不如灰色身影。   “發了,我手上的海心訣真的是完美的海心訣!”楊澤的心中十分激動,但他沒有流露出半分。   沒有多久楊元震就演示結束了,他完全不擔心楊澤會借著這個時候將海心訣給學走,還沒有聽說過這世界上有哪個天才可以看人運功就學會內功心法的。   只是他不知道楊澤的真正目的,借著楊澤又裝模作樣的提出了幾個修煉海心訣中遇到的問題,楊元震都是一一幫他解答了。   直到過去了半個時辰的時間,這場問答才結束了。   “父親今日的指導讓孩兒未來可以少走一大段的彎路,多謝父親指導,還不知道今日父親來,是有什么事情?!痹掍h一轉,楊澤問了出來,他可一直沒有忘記楊元震是來說事情的。 乘化欲安命,息交還絕游。 一起來看岳母韓國

想到了這里,楊澤立馬就意識到了父親口中所說的這個名額,是有多么珍貴了,勢必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。   而他們楊家的這個考核名額,一樣是會引起一場激烈的爭奪,畢竟要是能夠進入武院,那人生軌跡都在會發生變化。  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,這個名額,要在他們兄弟三人中選出一人,而看他父親現在的意思,這個名額要給誰,已經有結果了!   “這個消息,可是為父花了不少的代價這才知道的,至于這個名額,對我們楊家來說更是重要!   整個漁陽城中,能夠有考核名額的家族可不多,這次我們楊家,一定要借助這個名額,將子弟送入舞陽武院!”   楊元震的聲音中滿是堅定,身為楊家的掌舵人,家族里面若是能夠出一個武院弟子,對楊家的臂助會有多大,他非常清楚。   看著臉色漸漸恢復成平靜模樣的楊澤,楊元震知道楊澤已經懂了,話挑明來說也好,這件事根本就藏不住多久,與其到時候惹出事端來,倒不如現在就解決掉。   “你大哥要是離開之后,我這脈中,就屬你最優秀了,而有你在,不利于你三弟的發展,所以你早點出去鍛煉,未來我會盡量給你安排好一條路的,若是你能夠將產業打理好的話,幫你在官府中謀一個職位,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?!? 楊元震說的很輕松,他知道楊澤的內心或許會很憤怒,但他也沒有辦法管那么多了。   “父親,三弟才十歲,你就已經替他安排好這一切了嗎?!?   楊澤的聲音很是平靜,他想起了自己的三弟楊山,他跟楊海是一母同胞生的,而他們的母親多年前就已經去世了。   楊山是楊元震續弦之后生的,楊元震現在很是疼愛自己的夫人,對于這個小兒子,自然也是愛屋及烏。   楊海若是真的能夠進入武院,那么未來不可能執掌楊家,而家主這個位置,楊元震選擇給了楊山,他楊澤,則是要徹底離開楊家,這就是楊元震安排好的一切。   “澤兒,你二娘的娘家在城中也是有不少產業的,只有你三弟執掌家族,才能讓家族發展的更好,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?!?   “那武院名額呢,我就一點希望都沒有嗎?”   “你大哥的資質比你要好出許多,我們只有一個參加考核的名額,必須要派出最有希望的人才行?!?   “要是我能打敗大哥呢?” 本來想要走開的楊澤立主了,看了一眼那狂妄的楊德一。   “希望你不要后悔,演武場見?!敝徽f了一句話,楊澤就朝著莊園中專門修建出來供他們實戰演練的演武場走了過去。   楊德一沒有想到楊澤會答應,但是話已經說了出來哪里能夠反悔,也是快步跟了上去。   當楊德一和楊澤一起站上演武場的時候,消息已經在莊園中擴散出去了,大量的人都在往演武場那邊聚集了過去。   資質平平的楊澤時隔多年再度出現在演武場,本就是一個勁爆的新聞了,結果還是要和楊德一比試,這就更加勁爆了。   演武場上,看到那么多人聚集著,楊德一的心中十分激動,他覺得自己揚名的機會就要來了,正面擊敗一個不得寵的二少爺,肯定能夠讓自己在楊家的地位再度提升。   激動的心情讓他的身子都微微顫抖了起來,還沒有出手的他,已經幻想起了等下一拳打趴楊澤是什么樣的狀況了。 多稼亭邊有所思,冬來捻卻幾行髭。 岳母韓國 想劍指三秦,君王得意,一戰東歸。

發布于 2024-05-18 17:09:55
收藏 462
分享 214
評論 722
點贊 351
目錄

    0 條評論

    本站已關閉游客評論,請登錄或者注冊后再評論吧~
    中文日产幕无线码一二三四区,性一交一乱一乱一视频,少妇又紧又色又爽又刺激视频,色一情一乱一伦一区二区三区日本